健康的聊天是我們共同在聊一件事情,才不是聽你喋喋不休的只雞脖聊自己(共勉

不要為還未發生的事情太過憂愁

夢到喜歡一個朋友,是好多年的網友,他真是個很nice的人,我怎麼才想起來喜歡他(他已經有穩定關係

救命啊,睡了整整一天,一個字、爽

我有時候覺得我媽很可憐,有時候覺得我媽很可惡,她擅長潑涼水,從頭到尾

我好累,喝點啤酒還是吃點藥

在朋友家,好羨慕她和媽媽的那種親密的關係,我覺得是我和我媽都互相給不了的那種溫情

「要每天開心,以免壞人趁虛而入」

哈哈 我真的覺得很搞笑,好笑的不是你,是我自己

「他也逐漸知道,愛情並不是生命的全部」

爹的樂觀值得一生學習,很喜歡爹的那句:烏龜還沒找到嗎?

宇宙的盡頭不僅是42,也可能是bagel

《嗎的多重宇宙》拍的十分好看,但是結局又回到東方倫理化的和解似乎除了感動也覺得少了點什麼,更想看到進入bagel後的世界,或者停留在石頭間的對話

如果我忧郁了,我就会喝下一口高浓度的文学药剂,我看兰波,我看陀思妥耶夫斯基,我看巴塔耶,我看黑塞,我看鲍德里亚,我看尼采,然后我意识到这口药剂太浓了,几乎要毒死我了。我捂着头疼欲裂的脑袋发誓下次再不这么干了。我每天被裹胁在思想里太过疲倦,所以我痛恨在生活里遇见思想,我痛恨别人跟我谈论文学,一旦有人开始矫揉造作的势头我就在脑海里扶额:不要!又来?求求你停下吧!我的脚已经想跑开了!我痛恨别人问我这本书写得什么,作家自己都不知道他创作时想的是什么你想让我编出什么!你长眼睛了吗?你去看啊!你闭上你的嘴吧!我在生活里只想遇见柴米油盐酱醋茶!18岁我看三岛由纪夫说“我本来就认为表现精神怠惰的大腹便便,和表现精神过度发达的、露出肋骨的单薄胸膛等的肉体的个性是最丑陋的,但我知道有些人却主动去爱这些肉体的个性,这不能不使我感到震惊。它使我主观感觉到这种行为就好像是一种厚颜无耻的举动,把精神的阴部在肉体上暴露出来。像这样的自我陶醉,是我无法宽容的惟一的自我陶醉。”今年我即将25岁,我渐渐明白了。请我的朋友们和我说话以这样开头:今天我吃了一个冰激凌,真的好好吃哦!那我会回你一个再真心再甜蜜不过的笑容。

“从非怨止怨,唯以忍止然”

人是無法得知自己睡著的準確時間,就是從準備入睡(意識存在)到人睡著(失去意識)之間那個分界點的時間,這是初中歷史老師提過的一個問題,有時候睡不著會想起,還挺哲思的

Show more
Moe Goods and Supplies

All your moe needs! A kind, generalistic instance where everyone is welcome! Important: if you sign up, be sure to check "spam" for your confirmation email if it does not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