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小学时代的举报记忆:
我小学三年级开英语课以来就是英语课代表,五年级换了一个心理有点问题的英语老师,豢养一批帮她干活拍她马屁的小女孩,把杂事都干完了以后反过头来说我不干活不称职。而且还会用鞋跟踩学生脚趾,用扫帚打人上半身,用力拍脑袋,躲了就伸手抓回来打。一开始还是惩罚不喜欢写作业的小孩,后来发展到只要做题错得多、考试成绩差,都会被她拉到全班面前打。现在想起来可能是一种类似于虐猫的快感。我当时刚刚看完凤凰社,本来就因为那个老师很不爽,立刻代入恶德教师,连夜写了一封列举她恶行的匿名信扔进了校长信箱,结果下一个学期她果然被开除了,去学校对面的小区办补习班,据说之前养的那几个腿毛还在跟她上课,我的字迹也出卖了我作为举报者的身份,让数学老师(法轮功练习者)整个六年级都对我阴阳怪气。但是六年级的英语老师对我格外关照,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的原因。我还在学校附近见过她,已经完全没在化妆了,脸上长了特别多的痘。
我跟妈(师范)说这件事以后,妈问我在举报信里要求老师被开除了吗?
我说没有,我只是希望校长能像老师教育我们一样使劲教育一下那个老师。
妈说那就行,但是你们之前的老年妇女班主任不也体罚吗,你为什么就能接受她?
我说因为她打人是用小木条数着打,打之前至少会跟我们聊几句,告诉我们因为什么挨打要打几下。我觉得这个英语老师只是想打我们。
妈:那你是因为害怕丢掉英语课代表的名头才给校长写信的吗?
我:不能说完全不是。但如果是那样我早写了。我是真的不想再每节英语课都要看同学在教室后面挨打了。
妈:好的。但是以后能不打小报告就不要打了。

最典的对话:
书记问我:你现在得出的结论是闹事就会得到东西吗?
我:你不应该问我,我已经被安抚了,你应该拿这个问题去问和我们有一样的困难的其他校外园区。
书记:没关系,你可以告诉我,我也是在万柳住过很多年的。
我:事实就是我怎么想已经不重要了。我们在bbs上喊了十几天,每天醒来事情就变得更差一点,这样一闹突然一切都解决了,传递出去的信息已经如此了。
书记:以后有什么事情还是要和学工和我反馈。现在我们是误解和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我:好的。以后我会多联系学工。但是我们在bbs和树洞上被删帖是否对这个信息不对称也造成了促进呢?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删帖。
书记:……总之多联系。

被院党委副书记打了个电话,让我删掉说学工部张签协议像日本战败的wb,态度非常良好,整体是一种苦难中层领导和苦难学生相互抛出对方不能解决的问题的来回。
团结自己能团结的,解决自己能解决的。我们看校外人高潮五四和觉醒年代是真的烦,外媒录像是一个外籍教师发的推。北京市政府的决策一点都没有动摇,只是苦被转化成了别的形势,这算个什么五四精神呢。

今天的万柳:食堂降价,去本部的班车改预约不再审批,物业组织电影放映会和广场舞给家属和学生,有餐车,东门可以买外面小店的饭。院子里已经不那么煮饺子了。好像中关新园的硬隔离墙也拆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拆到畅春园。他要是按闹分配,那闹就完了(

现在的状况就是:万柳昨晚闹的学生都不敢用五四精神北大人觉醒年代给自己脸上贴金,因为到最后我们的同住同权也没有影响到北京市的决策,只是把学工部长和副校长逼得熬到三点给我们连夜搞配套服务了,学工部长还签了不追究的书面承诺,副校长当然是不会签的(毕竟是那位gank了马会的陈宝剑)。然后一群本部和校外人开始给凑过来自我感动,“今晚是精神北大人”。我们暂时停下,为了园区的公共好处等待和配合学校落实,这是一种园区内的政治。我们闹来了昌平的校车、勺园的食堂窗口、本部的餐车,安静下来以后是不是又要被这些自我感动的人说利己主义?如果我们闹提醒不了别人也一起来闹,那就远远称不上是五四精神。

在经历了很多次搬家、出国和回国之后我现在已经完全不能和买谷人共情了(救

在鬼泣里搞的仙女小狗其实和我搞的尾杉并不是没有共性。我其实说到底就是喜欢sophisticated人面对真正的纯洁和利他和不加盖的情感释放那种……能够理解但是永远做不到,最后复杂又别扭的自己只能在这种光芒面前缓缓跪下等待对面亲一亲自己的额头……的感觉……
但是这种还是仙女小狗更明显一点,仙女升天前的一回头就是起了必须被扔掉的凡心!尾杉还带着一种命运共同体/戏剧对称/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平衡性,是一种凡心的碰撞了……

回头看自己在搞鬼泣时搞的……其实说起来还挺同质化的。那段时间我也被关在家里,当时在读的书是Nova Scotia作家们和Byatt这种20世纪作家,还有19世纪美国文学史,要每天跟学工扯皮,最后还稀里糊涂评上了北京市优毕,现在重新被关起来,感觉自己确实是只有更焦虑了,已经没办法再回头去写一个沉醉艺术和超越的V了,让我现在写他可能就更……fleshy?更沉重?

其实最明显的感受就是去英美读完博士之后回来的老师都真的有一种,只要我人还在就没什么可怕的朴素勇气,还有对身外之物毫不执着、只靠自己的charisma就能让别人爱上他们的自信……独自经历过很多的人、分得清替代性生活和现实生活的人就应该是这样的!

我一直以来的观点是:没有大家长就没有巨婴。尽管之前大阪府“自己責任”的风波已经向全世界展现了小政府的嘴脸可以有多难看,但是大家长让人们无法对自己负责是更危险的。昨天听同学说某大学covid传染是因为某女生封校期间翻墙和男友相见,回来以后感受到症状让舍友替她做核酸,发烧之后去医院才查出来。这种“替做核酸”的行为固然放在任何一个社会环境下都是极端不负责任的,但是如果没有好像要把学校变成真空球一样的无端封校、如果她知道个人如何吃药对抗病毒性感冒并且可以不用害怕在第一时间求助,这种全方位的不幸至少可以少个四分之三。我用“大家长”而不是“大政府”是因为,只有“大家长”才会在不应该“小”的时候“小”,现在这个状况连真正的大政府都不算。

伦敦这种魔窟都市,只要你有钱,这里就是天堂;没钱的话就自然要见到这座城市最丑陋的一面。很多人在Holborn看戏快快乐乐,就觉得这是伦敦的一切,但是他们不会坐车去利物浦街再到整个east end看看城市里的人们是如何meltdown的。欧洲最漂亮的城市之一爱丁堡是《猜火车》的取材地,格拉斯高这种工业城市在撒切尔任期民不聊生。或者你可以凌晨两点看看涩谷、看看纽约、看看rustbelt、看看日本中部山地荒废的村落,乔治·奥威尔写了《动物农场》,但他也支持强制推行鼓励女性生育的政策。铁拳虽然恐怖,但世间的恐怖远远不止于铁拳,也不是解决了铁拳就一切都好的。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恐怖,但一代人也有一代人的过法。至少再过几十年,let the record show that I am a woman with pluck, wisdom, and integrity。

Unpopular Opinions:在wb上附和润学的人至少有95%是没有在欧日英美过过精打细算只能靠自己的独居生活的。不少宣传润的人可能随随便便就能刷父母的信用卡买一件加拿大鹅。如果只是想过得滋润就想“润”,那我只能说从个人角度来讲,不管在每个地方都是各自有各自的过法,如果不学会对改造自己的生活负责的话,不管在哪都会觉得the grass is always greener in the neighbor's lane.

真服了气了,上海封城快俩月,复旦大学弄出来一个封城endorsement发Nature,手上有这数据实例干啥不好,整“全共存”这种根本不存在的alternative吓唬人,数据变量我一个外行都觉得粗糙。看完以后只有一个valuable感想:图不错,怎么画的.jpg

研究发表在 Nature medicine
nature.com/articles/s41591-022
forbes 做了总结报道:forbes.com/sites/roberthart/20
1. Despite more than 90% of China’s population over 3 years of age being fully vaccinated against Covid-19 and around 54% having received a booster shot, an estimated 1.55 million people could die from the disease within six months if the country drops its policy of eliminating infections through strict lockdowns, according to the peer reviewed modeling study.
2. Leaving omicron unchecked, the model predicts a major Covid-19 wave between May and July with the potential to cause as many as 5.1 million hospital admissions and 2.7 million ICU admissions up to September 2022, with peak ICU demand nearly 16 times existing capacity.
3. The vast majority of deaths—nearly three quarters—would be among unvaccinated people aged 60 years old and up, the researchers found, primarily due to the significant gap in vaccination coverage among China’s elderly population.
4.China has reported fewer than 15,000 Covid-19 deaths since the pandemic began—including a full year without a single death, though experts question the reliability of China’s data—in pursuit of zero-Covid, relying on strict lockdowns, quarantines and testing to quash outbreaks.
5. While this approach may have worked in the past, it is much harder to implement with a variant as transmissible as omicron and the researchers said it is “questionable… whether and for how long” China can continue to follow a zero-Covid policy.

为了报名考试打开护照,发现本科前三年出了五趟国,每次都有资助,现在的本科生真的还能吗……

History Boys其实并没有很……同性恋倾向……?我感觉这就是一个优等生intellectual社群,性欲源于智性,女生群体也……会有这样的情况的……(我先认罪

重新看了一眼去年写的编辑部,开始自恋,开始打算摸一个短短的10.5,杉元在没手机信号没网的长野深山里被老板问了一大堆有的没的问题

比起我吃尾杉这个cp不如说我是在把尾杉莉帕放在核心来解读整部黄金神威……表线和里线,理想和现实,新人与旧人,没有故乡和过于沉重的故乡,搞清楚这船以后就能搞清楚整部金的结构……

在微博发尾杉疯就开始掉粉!正好洗一洗因为月岛相关汉化直接关注了我又不喜欢我wb是个人po的人,嘻嘻

我越看当前越像战前日本。我船是痛苦的veterans,我是痛苦的烦闷青年,我们其实并没有活在不同时空。

Show thread
Show more
Moe Goods and Supplies

All your moe needs! A kind, generalistic instance where everyone is welcome! Important: if you sign up, be sure to check "spam" for your confirmation email if it does not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