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两个孩子戴着金心满屋子跑。头发飘飘。我看见两只小狗,待它们长大后,脖子上套着喑哑的铃铛,迷失在这个世界上。”

birdlulu.c boosted

原来以为我到了mastodon会痛骂国家制度、社会不公、习无所作为、中国人的劣根性此类耳耳。

但事实上倒是平和了很多,当一个公民不需要思考什么词能说,什么词不能说的时候,他反而会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自己和周边环境的身上。

表达就像呼吸一样自然的时候,就不会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了,而是专注于工作、生活或者其他眼前事,只有当鼻塞的时候才会想尽办法通气。

birdlulu.c boosted
birdlulu.c boosted

昨天的bbc podcast报道了中国的520节,说中国男性结婚难,部分原因是男性多出几千万,因为一孩政策时期的femicide。

学了一个新词,femicide。

birdlulu.c boosted

在整体不自由的前提下,任何个体的自由都是虚假与不切实际的。

新疆曾经对外断网一年多,给很多人的生活造成影响,不管是维族还是汉族,只要生活在那里都被整体无视,被迫失去与外界沟通的机会。

云南瑞丽为首的边境断断续续封城近一年,一度繁荣的小城如今变得萧条破败。而每每这些边境小城对外求援,希望受到更多物资支持,却无一不被压下声音。

东三省的官员为保证华北等富裕省份用电,强行在入冬时大停电,造成了黑吉辽几十号人一氧化碳中毒。当然处理结果依旧不了了之。

如今上海北京的悲剧,只不过是这无数挤压下的悲剧集中爆发出的个体典型。因为是核心大城市,所以它们的悲鸣格外旷日持久。

你的边缘被人侵蚀,你的核心也会受到重创。有人说新疆人断网,东北人断电跟我有什么关系,那么上海的外地人流浪,河北人因北京长期牺牲,是不是也跟你无关?

加缪说过:“我们奋斗不息,是为了使每一个自由人能毫不羞愧地面对自己,是为了使每一个人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能不受控制地作出判断。
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一个人带着枷锁,我们大家也都在脚镣手铐之中。除非全人类获得自由,否则没有人是自由的。这种民主才是唯一值得我们为它牺牲的民主。”

birdlulu.c boosted

雪峰禪師真贊/宋 釋慧空

咸通已前,正與麽㖿。
紹興之後,端的別別別。
松山撐破秋空月,毬門有路沒遮欄,五月取霜六月雪。

birdlulu.c boosted

干,我们为什么要装作这个社会还有救?公投把you know who弄死能不能

本人这种皮肤真的不想露腰想穿普通长度的美tee啊

一些tee做得那么短是为什么……………

birdlulu.c boosted
birdlulu.c boosted

之前网友说五月是芍药季节,但是山东很多地方都封着,花农今年的收入恐怕会大打折扣,这两天挑了一个能发货的地方买了十支,不知道能不能养到开,但收到很好。
现在是这样,不和你说某地封城了,所以外地的人不知道它封了,但住在哪里的人也不会被告知封城,你没有被封住,可一切都是不流通的。四月底看到山东多肉大棚主拍的vlog,他困在大棚里,寄不出去的多肉包裹堆在角落里,很多已经被退货了,他说周围大棚都没有人,这附近从来没有那么冷清过,他说生活很好,能够买到菜,就是肉有点难买到。这里的春天静悄悄

birdlulu.c boosted

我什么时候改了面对面讲话十句里九句半在瞎讲的毛病

广东人的微辣中辣特辣分别为一条辣椒丝两条辣椒丝三条辣椒丝

birdlulu.c boosted

为了避免被误解本意,补充一句:我从不认为所谓的“女性气质”存在是合理的,这种预设本身就是一种刻意的建构,但不可否认,一个人总是可能多多少少表现出一些被认为是“女性气质”的言行,比如是长发、穿裙子等等,太多了。我们自身感到安全时,不会觉得有掩藏自己这部分的必要,但是在一个失常的、不安全的环境里,一个想留长发的生理女性,可能就不得不把长发藏起来,甚至剪掉,以此制造一种不符合女性气质的形象,来自我保护。
当我们在谈论后一种现象时,请不要跳出来说:女性气质是一种刻板印象,没有迎合的必要——这是常识,不要用肯定正确的老话题,来转移我们的真正重点。

Show thread

温柔的暴走族…..越想越合适(喝水喝水喝水)

Show more
Moe Goods and Supplies

All your moe needs! A kind, generalistic instance where everyone is welcome! Important: if you sign up, be sure to check "spam" for your confirmation email if it does not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