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和智能手机把战争扔到每一个人脸上,不管是炮火连天的还是不见硝烟的,哪一种我都躲不开,也不能不去直视这其中的残酷。前一种战争,我为漫长艰辛的道路而时时焦躁不安,但坚信自由终将胜利,令人绝望的是后一种,我看不到任何光明的终点,至少在我有生之年看不到。一个人能做的太少,前者我尚有机会伸出手,给出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捐助,对后者则只能在屏幕外沉默地记录一切,但它不会是毫无意义。我花了很多年才意识到,故事就是我背负自己十字架的方式。抗争并不仅体现于肉体,也承载于思想和记录。人活着的每一刻都是同堕落的战斗,思想、语言、舞蹈与图画、诗与歌声,每一种艺术都可以成为武器,这是我们天性中与生俱来的神性。战斗永远不能停止,因为人的命运不应走向深渊,神的儿女没有一个是卑微的。

Eugenia boosted

这人他做总统好不好,那要乌克兰人民才有资格评价,但做演员我可以说,绝对是宝藏级的!

这两天引起热议的那篇简中之死,我觉得是件绝妙的黑色幽默样本。它轻浮油滑的语气、看似无意的现象平摊、对关键问题小心翼翼的隔靴搔痒,本身就描述了一个完美的闭环。读者看着这篇文章,就仿佛看到了一具还未凉透的尸体,手边的地上蘸血写着“杀我者乃□”。

毛象什么都好,就是传个图太困难了……

Eugenia boosted
Eugenia boosted

摸鱼写一下Readmoo的使用,似乎毛象上的Readmoo平台用户不多? 

readmoo.com/ 是台湾的一个电子书平台,在国内出版审查越来越严的今天,多数人直接读外文书又总是不如母语顺畅,Readmoo的繁中资源是个很不错的选择,我使用这个平台快4年,买书160余本,介绍一点使用的入门知识:

1. 基本使用
登账号买书全都要翻墙,各平台都有App。他们也有自己的电纸书卖,需要海外快递+路由器翻墙。
2. 购买书籍
以前是可用支付宝的,但支付宝反过来要求审查书的内容,现在不能用了。我现在用的支付是paypal。
书很贵,一本书折合RMB一般在60元左右,价格很稳定,不像中亚那样过山车,最大折扣就是75折了(极少数有单本66折的)。
3.破解问题
在Readmoo上买的书,少数会提供DRM-free版本,多数是只能用自家App的。自行破解的手段也有,因此一些Readmoo在售的书可以在zlib上搜到(一般能搜到的书我就不买了,毕竟贵)。
4.书目
可以买到大量国内不敢想的议题,共产党、习近平、六四、香港...此外还有正版漫画、轻小说、杂志,包括BL小黄文小黄漫,R18书籍会自动设为私密状态,也可手动修改。我买过专业演员朗读的有声小说,也很不错。每本书都有很完善的介绍和目录,且提供在线试读。有些书会限制购买ip,需要挂梯子才能购买。
5.阅读
书籍分版式和流式,版式就是排版固定的PDF,流式是epub,可以自己切换横排还是直排。一般大家都有阅读繁中的能力,但直排就很难受了。只要买的是流式就可以自己调整。在读墨的网站上,打简体字也能搜到繁体的书名或作者,在书的文本中是不行的,只能精确搜索。

除了读墨以外,我知道还有Kobo、博客来,但其他的我没用过,就不强行对比了 :0170: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Der Tod und das Mädchen 死神与少女

Matthias Claudius 马蒂亚斯·克劳迪乌斯(1740-1815) 诗

Das Mädchen: 少女:

Vorüber! Ach, vorüber! 消失吧!唉,离去吧!
Geh, wilder Knochenmann! 走开,暴戾的骷髅!
Ich bin noch jung! Geh, lieber, 我还年轻!走开吧,好人,
Und rühre mich nicht an. 不要碰我。
Und rühre mich nicht an. 不要碰我。

Der Tod: 死神:

Gib deine Hand, du schön und zart Gebild! 把手给我,你这美丽娇嫩的形体!
Bin Freund, und komme nicht, zu strafen. 我是你的朋友,我不是来折磨你。
Sei gutes Muts! ich bin nicht wild, 安心吧!我并不暴戾,
Sollst sanft in meinen Armen schlafen! 你要在我怀中安详地睡去!

戏题狸奴酣眠花阴小照

高眠风细细,润意满庭隅
鼠穴矜勋赏,鱼肴餍脍鲈
秾香醺薄荷,绛萼胜氍毹
好梦弥晴昼,还来舐雪须

乙未三月廿九

An die Sterne  致星光

Ich sehe Dich, Stern, dort am Himmel,
我看见你,星光,在天穹之上
so kalt und so unendlich weit...
如此冰冷又如此遥远苍茫
und doch hast Du Trost mir gegeben,
然而你给我安慰
warst mir immer treues Geleit.
总是忠实地陪伴在我身旁
Deiner Schwester, der Mondin, entsagend,
你的姐妹,月亮,我已弃绝
gleich meiner Hoffnung auf Licht,
连同我的希望之光
zieh' ich durch die kalten Welten,
我穿行过这个冷酷的世界
doch die Richtung, die weiss ich nicht...
却不知去往何方

Oh, silbernes Licht meiner Sterne,
哦,我那银色的星光
Du Glanz in trostloser Nacht,
你在绝望的黑夜中闪亮
geh' ich meinen Weg auch alleine,
纵然我所行的道路孤独
hältst Du über mich doch stets Wacht...
你也始终守护在我身旁

Ich habe mein Ziel längst verloren
我早已失落了我的理想
und glaube nicht mehr daran.
也不再心怀信仰
Mein Platz in der Welt ward vergessen...
我在世间的位置已被遗忘
hab' ich meine pflicht schon getan?
我的使命是否已善尽担当
Oh, Stern, könnt' ich Dich nur erreichen,
哦,星光,我若能触及你
Deine silbernen Strahlen berühr'n;
触摸你那银色的光芒
Du könntest mir Hoffnung neu geben,
你能给我以新的希望
mir den Geist und die Sinne verführ'n...
吸引我的心灵,我的思想

Oh, silbernes Licht meiner Sterne,
哦,我那银色的星光
Du Glanz in trostloser Nacht,
你在绝望的黑夜中闪亮
geh' ich meinen Weg auch alleine,
纵然我所行的道路孤独
hältst Du über mich doch stets Wacht...
你也始终守护在我身旁

Oh, Stern dort am Himmel, so glaube mir,
哦,苍穹的星光,相信我
wenn mein Körper auch einmal vergeht,
当我的躯体一朝消亡
meine Seele wird Dich doch stets kennen,
灵魂也永远认得你的模样
wenn sie die Verbindung besteht,
倘若你我之间的连接依然
Einen Tempel wird sie sich weben
将出现一座神圣的殿堂
aus Strahlen, dem glänzenden Licht...
由光明织就,灿烂辉煌
und dort werde ich auf Dich warten,
我在那里将你静静等候
denn vergessen kann ich Dich nicht...
因为我无法将你遗忘

Oh, silbernes Licht meiner Sterne,
哦,我那银色的星光
Du Glanz in trostloser Nacht,
你在绝望的黑夜中闪亮
geh' ich meinen Weg auch alleine,
纵然我所行的道路孤独
hältst Du über mich doch stets Wacht...
你也始终守护在我身旁

Trauriger Sonntag 歌词

Trauriger Sonntag, dein Abend ist nicht mehr weit
Mit schwarzen Schatten teile ich meine Einsamkeit
Schließe ich die Augen, dann sehe ich sie hundertfach
Ich kann nicht schlafen, und sie werden nie mehr wach
Ich sehe Gestalten ziehen im Zigarettenrauch
Laßt mich nicht hier, sagt den Engeln ich komme auch
Trauriger Sonntag

Einsame Sonntage habe ich zuviel verbracht
Heute mache ich mich auf den Weg in die lange Nacht
Bald brennen Kerzen und Rauch macht die Augen feucht
Weint doch nicht, Freunde, denn endlich fühle ich mich leicht
Der letzte Atemzug bringt mich für immer heim
Im Reich der Schatten werde ich geborgen sein
Trauriger Sonntag

译文:

悲伤的星期天,你的夜已不远
渐深的黑影与我分享孤单
闭上双眼,就百回看到你容颜
我难以入寐,而你已永眠
香烟袅袅间见你形影闪现
别弃我在此,言于天使,我将从君去还
悲伤的星期天

悲伤的星期天,我已历遍万千
而今我踏上长夜之路漫漫
蜡炬将尽,烟雾迷朦泪眼
无需哭泣,朋友,我已卸脱重担
最后一息带我回归永恒的家园
在阴影的国度我终得安然
悲伤的星期天

诗者云

窗畔陈醪且自斟,素笺新墨故沉吟
满章颠倒痴人梦,半世零丁客者心
漠漠轻寒惊密雨,潇潇夜气敛春阴
情怀但寄江河水,月下樽前共浅深

甲午春三月十二日,阴有细雨,为文自况

作为一个客观上拥有巨大体量的国家,存在感一天天消失,甚至已经没有人在重要国际事务上呼吁你站出来,要求你发挥你应有的作用,这是一个对现政权而言相当危险的信号。然并卵,老祖宗两千年前就说过了:“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Eugenia boosted

今天看到的最牛逼的一句话:我的国家不是我的祖国,而是我的原生国家。

看到一位象友说友邻母亲两年骂走了四个保姆,我内心OS:这位朋友您好,要听一听“X老太家的200+个保姆”(同为期两年,最长服务时间两天半,最短一小时)的故事吗……

拟古为忠臣良民作

天子有道,皇图夐古
降四海兮,荡荡王土
载肃以恤,洁此牲俎
维彼臣妾,未知臧否
击石拊石,百兽率舞
吁嗟王孙兮,在野乐乎在宇

天子有道 一章 十二句

Eugenia boosted

不认为上海过后所有出现疫情从而可能封城的城市人民,把“在物资中坐等封控”这件事“幽默可爱”化是合适的,甚至连安慰自己这是“老百姓苦中作乐、无可奈何”的调侃也是不应当的。

因为原本我们就不需要这样心惊胆战,不需要做这些毫无意义的滑稽表演,不需要配合当权者做极限压力测试,原本我们本可以什么都不做,正常生活。

这种把“要封城了赶紧囤货”娱乐化的行为无疑是在把封控这件事合理化、常态化,而这正是当权者乐意看到的:他们所期望构建的正是这样一个类似军管集中营式的社会,随时随地“突击演练”,在一次又一次合理化“不合理之事”中,强奸所有人的精神,越是严管,人民越是恐惧,越是恐惧,越有利于稳固权力。

原来这就是朝廷御用媒体紧急掐直播的原因啊。吹嘘了那么多年逆天牛逼的俄罗斯黑客呢?真是底裤都掉光了。

Eugenia boosted

不会因为性交而怀孕的那部分人类(男性),不会因为意外怀孕而失去工作和学业、陷入生存困境的那部分女性(中产及更高阶层妇女),对更容易意外怀孕,也更容易因为意外怀孕而人生全毁的底层妇女说:生命是神圣的,堕胎不道德。——我呸!

Eugenia boosted

一些上海疫情里的小小荒唐 

嘛 说起来本来没想说这件事,但是还是说一下吧。
首先,我上海的,基层医生,整天测核酸一个多月了那种的。
5.2号呢,疾控给我打电话说,你阳了。我一看,好家伙,上午十点出的报告,13点通知的,终于见着红码了这是。
当时我就觉得怎么可能呢然后跟领导院长挨个汇报。
我们自己每天呢,是一次核酸单采的。然后我回家进小区呢,是要做一次抗原的。所以我就是一天一次抗原+核酸。
我上班其实蛮仔细的,而且最近去采核酸的小区也是比较安全的。就我们本地最近还行啊,新增不多。所以我和领导一致认为,这个阳性是实验室误报,样本污染所致。
于是当场就去发热哨点进行隔离,然后幸运的是我5.2号当日的核酸已经采完了,于是就相当于我在等核酸复核。
5.3凌晨两点半,核酸出来了,阴性。
然后就是院长帮助给疾控申诉啊,疾控5.3就给我加急做了双采复核。然后5.3中午十二点半的时候,核酸报告还没上传到平台,但是我码已经绿了,说明大数据中心已经从疾控拿到复核的结果了。不过等到晚上20:30,结果才上传,我才看到。
然后我终于可以从发热哨点出来了。
我的室友也不算密接,我的邻居也不算次密,我的楼栋也不用封控了。
虽然但是,小区居委还是跟我表示,你别回来了,住医院吧。你室友也别出门了,谢谢。
其实呢,实验室误报只能说明实验室消杀不到位,操作不规范,太忙太乱了等等。
但是这个事情本质其实在于,如果我不是医生,那我肯定只有去方舱医院一个结果了。
普通人既没有机会立刻复核,也不会有机会直接向疾控申诉。
普通人就是,说你阳你就阳,不阳也阳。
后续我问疾控,说我这个单子可以撤掉吗?疾控说不行,要撤必须检验机构申请,表示这个管子我们做错了才行。实际上用膝盖想检验机构也不会这样打脸。所以一个阳性单子实际上还是不可以撤销的。
最后会不会还是要去方舱医院走一造其实我也不清楚,但是我被隔离了两天之后,昨天又开始普通的上班了。

Show more
Moe Goods and Supplies

All your moe needs! A kind, generalistic instance where everyone is welcome! Important: if you sign up, be sure to check "spam" for your confirmation email if it does not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