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毛象以后疯狂报复性键政并且在短时间内集中摄入了相当量的政治信息,现在已经到了个人不想承载也难以承载的程度。
还是想更多地谈风月,谈那些太痛苦了,简直是精神折磨。不想政治性抑郁。

今天看到许章润先生的《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觉得他这个比喻形象极了。
很多中国人一直以为自己历史悠久、地大物博、几千年传承的文化博大精深,自以为自己应该是世界的“中心”,幻想有一天再回复“万邦来朝”的盛景。
但是把视角拉远,整个世界的科技文明浩浩汤汤,不断进步,而中国,却固步自封、反反复复地陷入兴亡轮回的苦难,如一叶小舟,在急流中打转,找不到自己的方向。
“中国人民从来没有欺负、压迫、奴役过其他国家人民,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中国人有没有欺负、压迫、奴役过其他国家的人民我不好说,但,中国欺负、压迫、奴役自己的人民却是千百年来铁的事实。
我们的民族苦难深重,可是,有多少苦难是我们自己人造成的?
我们一直骄傲改革开放的成果,我们一直自豪经济发展的速度,又有多少人想过,这些成果并不是某个党“让人民吃饱了”,而是我们吸取世界现代科技、工业文明的成果,是人民自己的血汗换来了温饱。中国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因为打开国门、与世界联结的结果。可是现在的中国又开始要封闭与世界文明沟通的大门了。
我一直觉得,中国人可以同患难,但是无法共富贵,因为这个社会一些人的富贵永远是建立在对另一些人敲骨吸髓的基础上的。
如果我对一个个具体的中国人还能有感情,但我对中国这个国家机器,已经绝望了。你永远不知道这个国家会作多少恶。记得以前有豆瓣上的朋友说:“这个国家就是做好事千疮百孔,做坏事滴水不漏。”
别的西方国家如何我不清楚,就我身处的德国,疫情中实施的措施,都是给民众以实惠和保护的:因疫情造成的封锁让一些企业蒙受损失,于是国家就出台“短期工作”政策,居家不工作的员工的工资不再由企业发放,而是由政府发放,使员工实际收入不会出现骤减,各项社会福利保障得以存续。而企业自身也能得到国家相应的补助。现在德国又推出了三个月的9欧元全国月票。这一个个的措施,都让个人和企业实实在在的受惠。
而中国,我就没看到它实施了什么让人民受惠的措施,只会限制人民的自由、摧毁现有的经济。而这一切都尚未结束。将来还会糟糕成什么样?拭目以待。

全部属性反过来的话,是不是大家都很熟悉?

👇长毛象正式成为了辱华app,希望大家广而告之,好让那些想来毛象的粉红好自为之。
mastodon.social/@Gargron/10833

这里说一下乌衣第一次被抓时,和她一起被扣的那位姑娘的具体情况(就我了解整合而言),以免有不清楚的人对另一位姑娘产生误会。

第一次和乌衣一起被抓的姑娘是苏州的拳妹。她俩去徐州前就做好无论发生什么都要保护彼此的准备。这也就是为何第一次被抓时,她们很快被放了。因为条子抓不到把柄。她们没有彼此出卖,条子讹诈都不行。

且拳妹人直接就在江苏,乌衣是安徽。拳妹当时比乌衣危险,因为就在大本营内,被释放后家人安危也需操心。尤其拳妹并非释放后立刻岁月静好,她还在抖音小红书继续发声,但很快拳妹这些号相继被封。现在她还在说话的wb也是她新号。且拳妹之前几个wb被闭嘴、被封得比乌衣还快。

若大家一直在wb跟进乌衣动态,会知道乌衣曾说过类似这样的话:“谁都没资格质疑拳妹为何不再发声,为何不再提这些,因为她已经历你们很难想象的困难。她是个了不起的女人。”

乌衣则是更新看守所文学后引起巨大反响,惹来江苏不快。直接跨省异地抓人。无拘捕令跨省执法本就违宪违法…这出乎她们意料,想不到老中一直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老中。

怎么说,我眼里拳妹和乌衣二人正如谭嗣同慷慨悲歌的那样:“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播客听到的故事: 清华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彭凯平恰好认识1991年美国校园枪击案的凶手卢刚,因为卢刚曾经追求过彭太太的大学室友。 

彭凯平讲述当年得知卢刚在学校射杀五人后自杀,他回家和妻子感慨说如果卢刚和彭妻的室友当年成了的话,兴许卢刚就不会走到枪击的地步。
彭当时也在美国留学,他第二天去学校又把这话讲给同学和同事,没想到美国人听完第一反应都是:幸好那个女孩没嫁给卢刚。
彭得出结论:这是非常显著的中美文化心理差异,中国人认为家人孩子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行为,美国人认为改变不了。

看到这里,有没有想起这两天的新闻?
“浙江衢州男子让女友染上毒瘾 95后单身社工牵红线促成二人结成夫妻”。

没错我的结论就是:
如果这是中美文化心理差异,那中国人真的很喜欢慷他人之慨,以及,非常熟练地把女人充作失控男性和社会之间的最后一道人肉缓冲器。

想到课本里教我“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就觉得可乐,在中国constitution其实只是一张屁用没有的纸啦,你拿它擤鼻涕擦屁股都没人管。

其实作为二十岁世代的人,真正在中国经历过的国家领导人换届,真正有意识的其实就只有一次,胡锦涛到习近平,所以很多东西我们的感受依旧是私人而缺乏实感的,生命太珍贵短暂,政治太不朽腐烂。

“我们本来不愿意谈实际的政治,但实际的政治,却没有一时一刻不来妨害我们。自辛亥革命直到现在,已经有九个年头。这九年在假共和政治之下,经验了种种不自由的痛苦;便是政局变迁,这党把那党赶掉,然全国不自由的痛苦仍同从前一样。政治逼迫我们到这样无路可走的时候,我们便不得不起一种彻底觉悟,认定政治如果不由人民发动,断不会有真共和实现。但是如果想使政治由人民发动,不得不先有养成国人自由思想自由评判的真精神的空气。我们相信人类自由的历史,没有一国不是人民费去一滴一滴的血汗换来的。没有肯为自由而战的人民,绝不会有真正的自由出现。这几年军阀政党胆敢这样横行,便是国民缺乏自由思想自由评判的真精神的表现。”

绷不住了,真就变成“一百年不动摇”国策了是吧?🙏🏼

“在这个时代被炸号也是一种英雄主义”实在是近来给我最大安慰的一句话,最近时不时就会想起来。

Show thread

现在我和我的朋友都觉得是列表里面有内鬼把我举报了,啧,真烦人,毕竟那个号算是二三次混号,还有点担心哪天会不会有个贱人钻出来整我。

Show thread

服你妈了,空间封完三十天出来刚解封一两天,这会儿一看又他妈被封了,我也不晓得我说了啥子大逆不道的话,也不晓得是被人举报还是它后台审核到了我,什么鬼几把,你倒是给我说我哪条违规了啊?真他妈晦气,又莫名其妙地封我三天,遇你妈到鬼了。🚬
猜了一下原因,或许是转发了那条上海的“四月之声”,或许是感叹我们不如朝鲜抗疫政策科学,还在死要面子活受罪。笑得,说真话就要被禁言是吧?

看到视频了,非常模糊显然经历了坚持不懈的转发和压缩,视频带给我的震撼、痛苦和恐惧比文字强数倍,完全超过了我的承受能力
- 不听命令,就影响你们三代!
- 不好意思,我们是最后一代!
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逼得年轻人发出如此绝望的声音

“确实是史诗级的对白,放在东西古今任何述说浪潮的作品里都不为过。不能说不的沉默肉身用自绝后裔说不。 ​”
“我们是最后一代”,这是2022年最振聋发聩的宣言,是来自人民的最绝望的悲鸣

Show thread

“影响你三代”
谢谢这位警官,谢谢你告诉大家你们的防疫还要搞很久,至少还要搞三代。谢谢你告诉大家你们防疫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政治运动,就是一次忠诚测试,为了在这三代人中间筛选掉不忠诚的、不听话的和不愿意下跪的。这样剩下的就可以跟你一样老老实实做赵家人的狗腿子了。谢谢你用最严厉的语气说出来了,给我们社会注入了一剂最强的避孕药,挽救了不少可能被生下来做奴隶做人质的孩子的命运。
但这是我们最后一代了,谢谢。

通常,人们在公共场合说公共事务,在私人场合说私人生活。

后来,有了互联网社交平台,好多人在公共场合说私人生活。当然可以说,只不过,个人隐私暴露于不可控的环境,可能增加风险,只要说话的人能承受风险即可。

再后来,因为言论审查,中国大陆的人在公共场合只能说私人生活,在私人场合悄悄讨论公共事务。

再再后来,审查制度导致有些人认为,人们只准在公共场合说私人生活,只准在私人场合议论公共事务。

是非黑白就是这样颠倒的。

因为昨晚上补了觉,到半夜醒了之后就没睡着,起来吃完一个脏脏包还不够,又去煮了碗火鸡面,自己还单加了片芝士和海苔碎,然后愉快地开始熬夜通宵了。一边放着《武林外传》当背景音,一边码了三千字三角恋黑道文的大纲。

我生活的县城,和上海,和现在四五月的上海,和他们的中国,是割裂的却又连着万缕千丝血肉残肢的拼图模块。

突然发觉习近平上位发展史真的很爽文剧情耶。红二代出身,青少年时期因时代变动而家道中落,下放农村当知青步步为营再取得大学推荐名额,之后家里被平反,接着背靠父辈荫庇一步步往上爬,到12年成为亚洲一个庞大人口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并执掌权柄至今。那么多红二代他最后成功了,还成功铲除了自己的政敌,又塑造出了自毛以来个人崇拜最厉害的政治形象。我又想到那个关于2023年政坛天降紫微星的说法,不会指的还是他吧?毕竟改宪之后连任的可能性几乎可以说是板上钉钉了,除非他突发恶疾。

Show more
Moe Goods and Supplies

All your moe needs! A kind, generalistic instance where everyone is welcome! Important: if you sign up, be sure to check "spam" for your confirmation email if it does not appear.